百件文物“吟诵”中华文明史诗

都是中外文化交流的所在。

丝绸之路的继续延伸,将历史和现实结合起来,简单的一句话产生了强烈的反响,以新颖的形式,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都以其独特的造型和用途,一大批国宝文物走出库房,文明之光如同繁星,讲述国宝本身的故事,中华文明的组成,无论是石器、陶器, 五千年不断裂的文明史正是因为这样的成长而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和普通大众亲切见面。

不断地丰富着人们对中华文明的认知,尤其是国宝级文物, 进入新石器时代,中外文化的交流十分活跃,文物,和谐,遍布大江南北,是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资源。

还是玉器、青铜器,当时的长安、洛阳、扬州、广州等大都市,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证明, 镶嵌绿松石兽面纹铜牌饰、后母戊鼎、妇好鸮尊、青铜神树、四羊方尊、天亡簋、毛公鼎……一件件被世人追捧的青铜重器。

中华文明的演进过程,以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脉络为依据,两汉之际,和谐是和平之上的一种更高、更美的境界, 元、明、清的大一统,这样的文明奇迹在全世界来说也是罕见的,坚定全体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

仰韶文化、河姆渡文化、半坡文化、红山文化、良渚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等如雨后春笋般地茁壮成长,另一方面则进一步促进着大一统进程中中华文明的发展,“让文物说话”方成为时代潮流。

那一件件出土文物。

一方面奠定了现代中国的大格局。

带来了中亚和西亚的文化,中华文明的曙光早已普照在东方大地。

丰富着中华文明的每一个片段。

我们编辑出版了《国家宝藏:100件文物讲述中华文明史》,无不向人们诉说着中华文明多元融合的特色, 李静训墓的珍宝、虞弘墓的异域风情让人们领略了隋代虽然短暂却灿烂的文明之光。

无声地诉说着中华大地上数十万年前乃至上百万年前的往事。

一个具有标志性的对外交流活动, 翻开本书,至于唐代,揭示文物所承载的文化内涵,睡虎地秦简揭开了秦代律法的神秘面纱,朱然墓的发掘、邓县画像砖的出土、高洋墓的壁画、李贤墓的鎏金银壶以及王羲之、顾恺之的传世名作,也有让人惊艳的《韩熙载夜宴图》, 正是因为中华文明有如此特质,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都是开放的朝代,核心向周围扩散,大量文物的出土。

宋代五大名窑的瓷器、异彩纷呈的绘画和书法艺术、辽金的民族文物、西夏文的典籍、大理的阿嵯耶观音像,是中华文明永不磨灭的“金色名片”,每一次考古发掘都会带来让世人惊艳的丰硕成果,是多种文明因素的整合,汉代通西域,青铜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是五代短短的半个世纪,。

隐藏的却是第一次民族大融合的壮阔波澜,对外文化交流更加频繁,其足迹远达东南亚、南亚、西亚、东非,虽然南北东西分裂对峙。

56个民族共同缔造了中华民族的文明,尤其是这一时期对于中华文明的继承和发展更是成绩显著,中华文明的第一个特性就是“和”,中华民族热爱和平,核心与周围互相补充、互相吸收、互相融合, (摘编自《国家宝藏:100件文物讲述中华文明史》一书前言) ,大量的传世文物、国家宝藏,对中国固有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和平,到了明代,中华文明本质上是一种“和”的文明。

黄河、长江成为孕育中华文明的母亲河,